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专题栏 !
栏目简介:摘要 【龙虎榜:2.19亿资金抢筹长安汽车 机构净买这7股】11月25日,指数全天单边下行,截至收盘,沪指跌1.19%,报收3362点;深成指跌1.77%,报收13656点;创业板指跌2.22%,报收2615点。盘面上,汽车整车、油气设服、通信设备等板块涨幅居前,白酒、有机硅、有色等板块跌幅居前。    11月25日,指数全天单边下行,截至收盘,沪指跌1.19%,报收3362点;深成指跌1.77%,报收13656点;创业板指跌2.22%,报收2615点。盘面上,汽车整车、油气设服、通信设备等板块涨幅居前,白酒、有机硅、有色等板块跌幅居前。   龙虎榜净流入TOP20   11月25日,上榜龙虎榜个股中,资金净流入最多的是长安汽车,为2.19亿元。数据显示,该股日内涨停收盘,全天换手率8.76%。具体看,深股通净买入4.87亿元,光大上海世纪大道净买入1.45亿元,财信杭州西湖国贸中心净买入1.02亿元。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机构买卖情况   机构参与龙虎榜中个股共涉及21只,其中7只被机构净买入,沙钢股份被买入最多,为6398.1万元。另外14股被机构净卖出,其中小康股份被卖出最多,为5818.74万元。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原标题:IPO募资仅使用4.4%又欲定增 优刻得急于扩产遭“问询”冤不冤?   “云计算第一股”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刻得”,688158.SH)未来前景成谜。  2020年前三季度,在以价换量、租赁设备以节省费用等策略下,公司营收达到16.38亿元,同比增长53%;而与此同时,净利润亏损-1.79亿元,同比下滑1765.7%。  为了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优刻得决定不再租赁设备,而是自建数据中心。今年10月末,公司宣布拟募资不超过20亿元,用于该项目建设。  但上交所担忧扩产会导致亏损持续,并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诸多财务指标恶化的背景下,本次扩充产能的合理性;前次募资进度缓慢的原因,再融资的必要性等。  净利润亏损股价阴跌  疫情爆发的2020年,在线办公需求激增,云计算需求随之增长。  虽然身处“风口”,优刻得的股价却长期阴跌。今年2月中旬至今,优刻得从126元/股跌至55元/股左右,累计下跌53%;市值从485亿元一路降低到230亿元,已蒸发超250亿元。  据IDC预计,2018年至2022年我国公有云市场复合增长率达39.91%,在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75.31亿美元。  优刻得一直在努力抢占市场份额。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从8.4亿元增加到15.1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达到16.38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净利润一路走低,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7089.3万元、7721.23万元、2119.06万元,同比增速为-135.19%、8.78%、-72.56%;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79亿元。  优刻得所采取的策略是让利,其盈利水平已经一降再降。过去三年,毛利率从超30%降到29%。到今年前三季度,更是降至11.44%的历史最低水平。  “公司积极开拓了在视频娱乐、在线教育以及电商等行业的合作对象,其毛利率较低;高性能云主机的硬件投入有所增加,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资源利用率。”优刻得对此解释称。  今年以来,虽然视频娱乐、在线教育以及电商站上风口,但优刻得以往在这些领域布局较少,“临时抱佛脚”式的客户拓展,让公司在议价权方面陷入被动。  2020年前三季度,优刻得应收账款较达到5.02亿元,同比增长93.73%;存贷较为0.91亿元,同比上升149.4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同比下降22%。  被问询定增合理性  如前所述,硬件投入同样给盈利带来压力。  云计算市场是典型的重资产运营模式。2020年前三季度,优刻得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13.5亿元,占总资产约三成,以四年的折旧年限来算,折旧费依然不菲。  为了节省费用,优刻得以往均采用租赁机柜的模式。但从长期来看,这一模式难以形成大规模集群,不利于毛利率的提高。  因此,从2018年下半年起,优刻得大幅扩张产能。今年以来,内蒙古乌兰察布数据中心一期、上海青浦数据中心一期相继封顶和动工,预计均将于2021年建成投产。  当然,优刻得账面有“余粮”建设支持其开工动土。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达到21亿元,尚无短期借款。此外,优刻得今年1月刚上市时,已获得IPO首轮募资18.4亿元。而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公司仅使用该募资8141.3万元,约占总募资的4.4%。  但不知为何,这种情况下,优刻得依然选择求助于资本市场。  10月29日,优刻得发布定增公告,拟募资不超过20亿元,其中16亿元用于优刻得青浦数据中心项目(一期),余下将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公告,公司拟由机柜租赁向自建模式转变,主要服务于长三角地区的客户。因上海周边游戏、在线旅游等对于网络延迟敏感的客户会选择接近其所在地的数据中心。  11月13日,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其就长三角订单、竞争对手及行业情况等,说明本次扩充产能的合理性并提示风险。  针对其账面资金充裕的问题,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延期,测算首发募集资金是否将出现大量闲置、结余及其金额等,本次募资是否主要用于购买土地,是否存在变相用于房地产投资的情形等。”  问询函还注意到,公司继续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力度,会造成亏损扩大的风险,并要求说明:“结合公司上市后即出现业绩亏损以及毛利率等财务指标大幅下滑的情况,存货周转率、应收款周转率、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等亦出现较明显恶化,说明定增合理性,是否会造成净利润持续亏损。”  何时盈利是“软肋”  上交所所关心的盈利问题,恰巧是优刻得的“软肋”所在。  早在IPO时,优刻得便提示风险称,公司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压力较大,议价能力相对较弱。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导致云计算产品价格下降或公司客户开拓受阻,而募投项目回报期长,2020年以及后续年度或存在亏损的风险。  公司CEO季昕华也曾提及:“以前上市要求我们要盈利,但科创板突破了这条规则,优刻得要把规模做起来,我们今年做了调整,希望更多投入研发。短期不盈利为了后期更好的盈利。”  但与之相悖的是,2020年上半年,优刻得研发费用率从去年同期的13.4%降至11.83%,研发人员从539人减少到513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在营收中占比继续降至9.99%。  优刻得将主要精力放在规模上,尤其是发展中小客户。如在2017年至2019年,公司规模以上客户增长基本陷入停滞;而同行公司则在加码大客户,如金山云的高级客户保持较快增长。  颇为尴尬的是,市占率从以往的4%增长至今年上半年的12%后,优刻得却跌至第二梯队。在IDC等第三方报告中,优刻得被归列为“others”。此外,产业调研显示,优刻得比第一梯队云服务价格低超过两成,仍背负着较大的成本控制压力。  优刻得也在财报中提示风险,我国云计算市场中,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及AWS等头部企业已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上述行业巨头背靠集团资源优势,在业务规模、品牌知名度、业务体系、资金实力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公司目前业务体量相比行业巨头较小。  优刻得因此提出的“中立”理念,吃下巨头因业务竞争腾挪出的市场机会。  “To B不容易形成垄断效应,现在基本上大部分公司选用两家或者两家以上的云,电商不会选择阿里的,游戏不会选择腾讯的,我们的中立性就会有很好的体现。”季昕华说到。  不过这也意味着,“价格战”不会结束。据IDC报告,云计算市场还处于将长期处于高投入状态,投入产出也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行业集中化趋势明显。  但投资者已不再愿意为优刻得兜底。数据显示,近一个月以来,两融余额净卖出该股7986万元;主力资金累计减持216万股优刻得,约合市值1.16亿元。  11月23日至25日,《投资者网》就上述相关问题致电致函公司董秘办、证券部等,但并未获得相关回复。(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 >